榆树生活网

  • 合作热线:0431-86728888
  • 客服QQ:1356288098
  • 榆树生活网
  • 榆树生活圈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68|回复: 0

老 井 (散文)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 0

组织活动: 0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9-2-11 12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老 井 (散文)
  文/ 古榆
生产队门前有一口老井,没有人知道老井存在多少年了。我是吃这口井的水长大的。每天清早,父亲都要到老井挑两担水,从我家到井台大约有三百多米。井水好喝,清亮甘甜,一点儿水锈都没有。我们屯儿离团山很近,老人说,这井水是团山水脉。
老井四壁用一块块木板镶的,叫“井闹”。井绳是用线麻编织的,圆条,很结实,直径约5厘米。井绳上端牢牢系在辘轳上,下端结结实实地系在“柳罐斗儿”上(盛水的容器)。柳罐斗儿是用柳条儿编的,圆形,有花纹,花纹鼓鼓的,状如花生米粒。柳罐斗长期泡在水里,略显黑褐色。打水的人双手摇动辘轳把,井绳在辘轳上缠绕几十圈,水就打上来了。打上来一柳罐斗水,倒在一只水桶里还有余。打水人摇动两次辘轳,装满两桶水挑回家。
井口高出地面约30公分。老井东边有个水泡子,生产队年年秋天在这里沤麻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人们吱吱呀呀地摇着这口井上的辘轳,辘轳声,把一代代人青丝摇成白发;老井用她甘甜的乳汁把一代代后生养大。老井记载着苦难岁月的艰辛,也摇荡起乡亲们美好的憧憬和梦想。它目睹了王候屯人的贫穷、逃离、回归、富裕……老井啊,可谓阅尽人间沧桑。
老井旁边有一个长方形的大木槽子,这是用来饮牲口的。农民下田劳动之前,先把牛、马牵到井沿,在木槽子里放满水,让牲口喝足了水才下地干活。晚上收工回来,也先到井沿儿饮牛、马,然后才能把牲口牵进圈。小时候,我常常站在井沿旁边看牛马咕嘟咕嘟喝水的样子,喝够了,牲口抬起头叫两声,仿佛在向主人表示谢意,等待主人把它牵走。
夏天,人们劳动归来,先到井台前打上来一桶水,喝“井拔凉儿”(方言: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), 把嘴放在柳罐斗儿边上,一口气喝个够,然后把嘴巴一抹,惬意地说一声:“好凉快!”脸上漾着笑,清凉凉的水驱走了农民一天的疲劳。
烈日炎炎,人们下田劳动时,有一个人负责挑着水罐儿。挑水的人到老井把水灌满,颤颤悠悠挑到田间,水罐随着劳动的人群走,渴了就喝。水罐儿是用泥土烧制的,也叫瓦罐儿。瓦罐儿口小,肚大,黑色。后来人们挑水不用瓦罐了,改用木桶。再后来改用铁桶。20世纪80年代以后,挑水用塑料桶。随着时代的进步,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挑水的工具也在不断改变。到了21世纪,农民下田劳动不用挑水了,人人自带矿泉水。
数九寒天,老井和木槽子冻上一层厚厚的冰,每隔三天五日,就有人主动用扎枪把冰镩开,冰块晶莹剔透,洁白无瑕,孩子们看见冰非常高兴,拣回几块拿家去吃。
老井附近有一棵高大的榆树,树冠呈伞形。春天,老榆树结满了一嘟噜一嘟噜淡绿色的榆树钱 ,大男孩儿上树折枝,扔在地上,孩子们抢着吃榆树钱。夏天,老榆树枝繁叶茂,太阳光透过树隙撒下斑斑点点的碎金,在地上闪耀着,跳动着。小鸟儿在枝头唱着动听的歌。老榆树撑开一把浓荫巨伞,人们坐在树下闲聊,东拉西扯,谈天说地,家长里短,评古论今。谁家媳妇生个胖小子了,谁家小伙儿看上了谁家的大姑娘了,谁家的儿子、媳妇对老人很孝顺了……这老榆树下是“新闻中心”,是“广播电台”,屯儿里的大事小情在这儿都能听到。有时候几个妇女坐在树荫下飞针走线,嘻嘻哈哈,说说笑笑 。大人不让小孩儿来这里玩儿,因为老榆树离井很近。
老榆树到底有多大年纪?谁也说不清。树根裸露在泥土外面有七八条,向四外延伸着,就像老年人胳膊上凸起的血管一样。人们在树下休息,就坐在它青筋凸起的胳膊上。它一圈圈的年轮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,记载着一代代人成长的经历。
老井旁边有一个泡子,泡子不很大,周围水草丰茂,野花点点。平时人们打水,从老井和木槽子里溢出来的水都流进这个泡子。夏天,泡子是鹅鸭的游泳池,鹅、鸭在水里洗澡、觅食、展翅、撒欢;秋天,生产队在泡子里沤麻;冬天,泡子是孩子们的溜冰场,游乐园。
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农民生活水平不高,人还吃不饱呢,哪有粮食喂鹅鸭呀!那时候,泡子里的鹅鸭不多。改革开放以后,农民饲养的家禽逐渐多了起来。过去孵鸡、鹅、鸭是老母鸡抱窝,现在家乡人掌握了科学孵家禽的方法,一次可以孵出很多。在炕上放一个大盆,里面盛上水,用一层厚布铺在水上面,然后在布的上面摆放蛋,放进一个温度计,水温保持在三十八度。到一定时间就孵出来了。出蛋壳的鸡、鸭、鹅毛绒绒的,特别惹人喜欢。小鹅、小鸭长得快,几天就会凫水,主人手拿柳条儿,把它们赶进老井旁边的泡子,扑愣愣展开双翅,撒欢儿在水里游,身后泛起一片水花。一会儿把头钻进水里,一会儿又凫出水面。小鹅的羽毛洁白如雪,小鸭的脊背上有白色的、黑色的、褐色的条纹,非常好看。小鹅、小鸭上了岸,摇摇头,展开翅膀抖一抖,水花儿被摇落掉,嘎!嘎!叫几声,以示快活。泡子沿上有嫩绿的小草,粉红色的蓼吊花,叶片肥大的狼铁叶,美丽的蝴蝶梅……更为老井增添了美丽!这是一幅乡村美丽的画卷!
21世纪初,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有小井。老井完成了它的使命。老井被填平了。去年我回老家去,在老井的位置久久伫立,久久凝思,感慨万千,不愿离去。这口老井养育了我,养育了我们全家人,养育了我们屯儿一代代的乡亲们。老井功不可没。
井旁边那棵老榆树早就不在了。老井旁边的泡子已被垃圾和泥土填平。一条东西走向的水泥路从老井旁边穿过。后代人只能从我的文字里知道这里曾经有一口井。
星移斗转,时代变迁,难忘老井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8年《泥香》第一期
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